第1790章(1 / 1)

第1790章

齐昆仑挑了挑眉头,淡淡道:“哦?”

“这个人叫汪杰,是汪鸿鹄的儿子,也就是被你打爆了卵蛋的汪恒的大哥。”最高首领喝了一口清茶,然后说道。

“汪杰?”齐昆仑摇了摇头,“没听说过。”

汪家,他倒是记得很清楚,毕竟,这个家族跟齐鸿的死有一定牵连,而且是许家的后台。只不过,汪家几代人都曾在中枢担任过要员,所以底蕴深厚,齐昆仑也不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去动他们。汪家的二少汪恒因为给齐画下药,直接让齐昆仑一枪给爆掉了卵蛋,这件事,他还是记得很清楚的。

“总而言之,小心就是了,这个汪杰,有些本事,但从不显山露水。”最高首领平静道。

“汪家在我大哥一事当中,扮演着怎么样的角色?”齐昆仑问道。

“他们是许家的靠山,与此事必然是有直接关联的。只不过,他们从不留下任何手尾不干净的东西。汪家下面的一些产业,每年都会周转不少的资金,这些资金或以拍卖、股票、基金等名义转入,但其中肯定是夹杂着不少的污垢的。”最高首领摇了摇头,“汪家跟你所查到的黑金线,有着很深的联系。”

“这些钱多半与柳宗云和肇氏是有些关联的,要小心一点。”齐昆仑说道。

“这无妨,柳宗云的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小,只要他不玩出点什么让人惊讶的新花样来,就没办法搞出大事来。”最高首领对此很有信心,“摧垮江东集团的手段付诸东流,多半已经让他黔驴技穷了。”

“还是不要小看他,老师都与他有些渊源,甚至让我以后留他一命,说他也是个可怜人。”齐昆仑说道。

“这就不清楚了。”最高首领摇了摇头,说道。

齐昆仑抬手看了一下时间,说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最高首领道:“好,那我也就不送你了,多多注意。”

齐昆仑径直回到了自己下榻的国宾馆当中,吃过东西之后,就坐在床头静心打坐起来。

忽然间,他感觉到脑袋一凉,瞬间睁开双眼,而后抬手往前一抹一拦。

“看来你的状态很不错,在入定的情况当中都能察觉到外界的危险。”秦牧蓉不知道什么时候潜入了房间里,出手偷袭的人,正是她。

齐昆仑放开秦牧蓉的手掌,平静道:“是的,现在的状态已经恢复到了最好的时候。”

秦牧蓉微微点了点头,道:“那行,这两天就不袭击你了,让你好好休息着。我很期待,你在三军会武上会有怎样的表现啊!”

还有两天,三军会武就会拉开帷幕。

齐昆仑笑道:“长夜漫漫,不如出去喝两杯?”

秦牧蓉的眼神当中流露些许温柔,挽上齐昆仑的手臂,道:“好啊,不过,可不能再让我请客了。”

“那我请客,你买单。”齐昆仑想了想,郑重地说道。

“包养你这个大元帅,还真是不便宜呵!”秦牧蓉忍不住发笑起来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