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章 无数宝物(1 / 1)

当然,真气凝元却也并非是一蹴而就的,这是一个慢慢凝练的过程。

但不论如何,苏余现在就开始,无疑是要比旁人领先很多!

而且,这一好处还不只是在以后的突破上,就算是眼下,旁人众神境时都是真气,苏余已经开始真气凝元,有了几分“真元”的雏形,那质性能一样?

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同样的真气量,苏余的真气质性,就是要比普通的众神境武者强至少十数倍!

自己——

还算是众神境的武者嘛?

苏余也不由欣喜。

正如杨景善教授所言,强大的是自己,而不是境界!自己眼下的实力,毫无疑问已经是比普通的众神境武者强了很多。

而且,真气凝元的过程提前完成,那突破法相境,还有什么阻碍?

甚至可以说,中三境在望!

膨胀了膨胀了……

苏余连忙收敛心神,再怎么说自己现在也还只是一个众神境的武者,虽然贯通的窍穴多了点儿,肉身修炼的厉害了点儿,刀法掌握的厉害了点儿……但,毕竟还是众神境武者不是?低调低调,可不能因此而小觑了天下群雄。

登上祭坛。

抵御住寒气的侵袭,苏余游目四顾,很快发现了一种种的天地精粹,不要钱似的摆放在这祭坛的正中央。

琳琅满目,霞光瑞气,至少百余种宝物,当真是令人目不暇接!

大丰收啊!

苏余也不由欣喜,其实早有所料。

这献祭之阵何等庞大?所需要的力量也很庞大,所以必然需要种种天地奇宝,那帝泉只是其中之一,最重要的一样,但其他辅助的宝物却也必不可少。

只要自己能够将这些宝物一扫而空,对方的这一献祭阵法,自然也就不攻自破。

“自己这完全是为了拯救世界!”

苏余在心底给自己点个赞,然后就毫不客气地开始搜刮。

一种种宝物,最少都是【先天】品阶,不入先天,那都没资格摆在这里。而且,便是可以入了【宗师】品阶的都有好几种!很多珍奇宝物,哪怕苏余被称为“聚宝盆”体质都很少见,但在这里,却只能作为配角,待在祭坛的一角。

收走收走。

苏余连连搜刮着。

很快,苏余已经将祭坛上的种种宝物一扫而空!

其中可以作为天地精粹,辅助自己淬炼窍穴的又有二十多种,其他还有十多种,是苏余已经使用过的。

剩下的一些,或者无法淬炼窍穴,但有着其他种种作用的宝物。

或者是品阶太高,众神境根本无法承受的。

这要交给官方,又得是多大一笔贡献点?

苏余也没打算直接兑换给系统,虽然在自家系统之中,不少宝物的评价都很高,但直接兑换给系统,毫无疑问还是太亏了点儿。

还是转一手后更划算。

……

赚大了赚大了!

苏余仅仅只是粗粗一估算,觉得自己的收获,恐怕也在十万武道积分往上了!这要是让叶樽叶老看见了,不又得把他的胡子都给抓掉了?

而且,其中有几样宝物官方也急缺,苏余都在官方的任务系统里面看到过,高价求购!

自己交给官方,那奖励能少了?

怎么也得是个三等功吧?

虽然三等功苏余已经有些不大看得入眼,不过再怎么说,这都也是一种荣誉,是官方对自己的肯定。

有总比没有好。

苏余将这些种种宝物都小心在自家半亩方塘的洞天之中收好,然后在祭坛的背后,果然找到了一条通往外面的道路。

苏余欣然点头,这下没了后顾之忧,自己就可以将这献祭阵法破坏一番,将阵旗收走,然后逃命去也!

只要能够离开这祭坛的附近,往上面多走一些,虽然是有些偏离了本来的位置,但想来覃无机教授的那什么锁灵阵法,也不至于如此不济事吧?应该还是能够接受到自己的讯息的。只要再被覃无机教授寻觅到,自然就脱离凶险了。

想到就做,苏余就准备开始大搞破坏。

但就在此时!

忽然只听两个说话的声音,正是从那条通往外面的通道之中传来,并且正在逐渐靠近:

“木哥,你说大长老为何非要我们来这鬼地方?真有些渗人。”

“阵法真出了什么意外,我们也完全无能为力啊。”

另一个声音跟着响起,“这个我倒是听另一位长老说起过,实力太强,大长老也没办法为他们遮掩气息,所以只能是让我们过来了。”

“其实需要我们做的也不多,就是清扫一下,看看阵法是否正常运转而已。”

“……”

两个人絮絮叨叨地说着话。

都有些大意,没办法,这已经是深入地下数千米的地方,而且地下空间广阔,谁就能想到,有人正好撞了过来?

完全想不到嘛!

苏余约略听了一些,印证了自己的一些猜测,也修正了一下自己之前推测的错谬之处。不过,总体的方向是不差的!而对方这两人,苏余也听得分明,并没有意外,参与此事的,正是木灵族!

苏余心头诸般念头迅速掠过,对方进来,这祭坛之中的种种痕迹,自己是无法全部抹去的。

所以,必须将这两人灭口于此!

“两个众神境!”

苏余心底评估出两人的实力,不过,虽然是众神境,但正如覃无机教授选中自己一般,对方所挑选的,也定然是众神境之中的顶尖高手。

也因此,要在瞬间爆发,将这两人诛杀于此,其实对苏余来说也颇有压力。

但自己别无选择!

只有瞬间将两人击杀,自己才有可能争取更多的时间。

所以,苏余背脊微微躬起。

脊椎如龙!

先天八方刀已经握在了手中,苏余的身影隐在了阵法的阴影之处,识海之中一幅幅观想图悄然浮现,一身真气流转,但从表面看去,却像是一个丛林的狩猎者,没有丝毫声息。

那两个木灵族的众神境如何能够料到,在这地下数千米的地方,却有着如此的危机悄然临近?

所以,两人根本是毫无防备,就那么推开了封闭的石门,从外面踏上了祭坛……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