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五章其实(1 / 1)

过年了,平河城街上喜气洋洋,两边乔家已经整理好行装送到威正镖局了,成家大侄子一家人在过年前已经来到了平河城了。

成家大侄子有心在平河城寻一份差事,只是他来了以后,他才发现平河城合适的差事也没有那么容易寻找的,恰巧乔兆拾听说威正镖局要招几个打理院子的人。

乔兆拾问过成家大侄子的意思,他把成家大侄子推荐进了威正镖局当差,成家大侄子进了镖局后,他是一个很有眼色的人,他很快上手了差事。

乔兆拾和乔正商量过,趁着过年前心动买院子的人,他们赶紧跟官牙给好了,要出手平河城的院子,他们想着暂时留下现在居住的院子。

官牙这边接到乔兆拾和乔正这边的消息,他主动来跟乔兆拾和乔正商量出手的价位,乔兆拾和乔正都没有想过要把院子卖一个高价,他们只是要把院子卖出一个合适的价位。

官牙明白他们两人的心思后,他坦然说:“那我就可以放手行事了,你们两位爷放心,我们是交往多年了的人,你们相信我在这一行的名声,我是不会让你们吃亏的。”

乔兆拾笑瞧着官牙,点头说:“自然,你不会因为这几单生意把名声毁在里面的,你赶紧去吧,我们照旧是依照从前的规矩行事。”

乔兆拾和乔正两人都是习惯跟孩子们说家里面大事的长辈,实在是当年避难路上的经历,总是让他们想起来便要感慨不已。

他们不想让孩子们一直活在温室里面,他们希望孩子们遇事的时候,恐惧过后便是学着如何去面对,学着如何的去处理。

乔云然姐弟和乔山兄弟对于家里卖院子的事情,都没有任何想法,只是戴氏和成氏的心里面都有几分舍不得,平河城的院子卖了,那距离出发的日期便近了。

乔兆拾和乔正买的院子位置都不错,再加上乔兆拾又有举人的功名,官牙很快把他们两人名下的院子卖了一个宾主都满意的好价钱。

成家大侄子一家人如今住在隔邻的街道,乔兆拾和乔正商量后,把两处院子托付给成家大侄子打理,成家大侄子应承乔兆拾和乔正两人,他表示一定会看护好两处院子。

平河城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,官府这边的通知也下来了,西北送去京城的考生,都可以参加明年京城的会试,学府这边知会考生们,再一次去威正镖局确定了出发的人数。

威正镖局这边考虑到一路上的风雪,把出发的日子定在初六,两边乔家因此又忙碌起来,他们要打包行李,还有各处的人情往来,这一次一定要走得周全一些。

乔兆拾提前给总镖头家春天的喜事贺了喜送了一份礼物,而乔云然则是提前送了贺礼给凌花朵,两人见面匆匆的说了几句话,总镖头家便有人来请凌花朵,乔云然顺势告辞归家。

乔云然回去跟乔兆拾感叹了一番,轻声说:“总镖头家里面的事情多,花朵姐姐嫁过去后,大约是要适应一些日子。”

乔兆拾一直觉得大女儿在这方面天生的不开窍,他这一时听乔云然的话,他面上便带出几分惊讶的神情。

乔云然抬眼瞧见乔兆拾面上的神情,她有些不太高兴起来,说:“爹,女儿又不傻,这么明显的事实放在眼前,我还是瞧得明白的。”

乔兆拾缓缓的点了点头说:“行了,爹爹自然知道你不傻,你只是从来不把心思用在这方面。你花朵姐姐没有你想象的那般弱势,何况她的夫婿也会护着她,她的日子会过得顺畅的。”

乔云然轻轻的点了点头,她的心里面还是相信乔兆拾的话,凌花朵眼下会表现出娇柔小女子的一面,可是她的本性却不是那种不经事的小女子。

乔兆拾见到乔云然想明白过来后,他笑着轻点头说:“你想一想我们回京城的日子,你有没有什么打算和想法?”

乔云然瞪眼瞧着乔兆拾说:“爹爹,我们回到京城后,我还能够自个有打算和想法吗?这不是由爹爹和娘亲做主的吗?”

乔兆拾瞧着乔云然面上的神情,摇头说:“我们也要听一听你们的意见,也不能够随便胡乱便给你们做了主。”

乔云然用心的想了想说:“爹爹,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和惜儿可以学一学茶道,我听人说,有许多大户人家的女子,自小就要学习如何慢慢悠悠又姿势优美的泡茶。”

乔兆拾正好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,他听乔云然的话,直接就呛得咳了好几声,在乔云然有些担心的站了起来,他冲着乔云然摆了摆手,说:“坐下,我没有事。”

乔云然瞧着乔兆拾不咳嗽了,她放心了许多,问:“爹爹,我说错话了吗?”

乔兆拾瞧着乔云然轻摇头说:“然儿,你对茶道理解得太过浅了一些,有机会的情况,爹爹也愿意你们姐妹跟这方面的人学一学茶道。

其实你们伯伯的茶道就非常好,我们回了京城后,我跟他打听一下,再由你伯伯伯母帮着安排一下,你和惜儿要是有了那样的大好机会,你们姐妹可是要跟着人认真的学习,明白吗?”

乔云然轻轻的点了点头说:“爹爹,我会把表面上的一些东西学得象一些,惜儿更加不用说了,她从小就喜欢这些精致的东西。”

乔兆拾听乔云然的话,瞧着她轻摇头说:“然儿,你这是学了应付别人的眼光吧?”

乔云然轻轻的点了点头,说:“爹爹,京城的家里人一直在一起生活,他们都已经习惯了那种日子,我们一家人加入进去,我们就是做得再好,也不会让人人都满意的。

娘亲不是什么有心眼的人,家里面长辈多瞧一瞧娘亲,便会明白过来的。我和惜儿寻一些事情来学习,弟弟们入学堂读书,我们除去住在家里面外,其实是影响不到一家人的生活。”

乔兆拾听乔云然的话,他沉吟许久后,轻声说:“然儿,你其实心里面不想回去一大家人住在一起的,对吗?”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