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 抓住喜欢的女人(1 / 1)

“她能有什么事?”邬珍珠皱了皱眉,“手机给我,我给她回个电话。”

“你手机没电了,刚关机了,我拿回家给你充电。”邬大志把手机放到自己口袋里,对她挥了挥手,“让你去就去吧,她肯定有事。我们打车回家就行。”

“好吧。”邬珍珠告别父母,开车前往苏济医院。一路上胡思乱想,言小念应该不会发生车祸了吧?

这个念头一出,她吓得浑身发冷,油门踩到底,飞驰电掣的开到苏济医院。

可言小念夫妇根本没在医院,跟护士打听了一下,也没有车祸病人送进来。

邬珍珠放了点心,准备离开医院,转身走了几步,突然又顿住了,言小念没事,那么会不会叶枫有事了?

这样走了,也不安心。犹豫了几秒,邬珍珠刷卡进了叶枫的病房,头刚探进来就对上了一双黑沉如海的眸子。

叶枫靠在床头半躺着,一只手枕在脑袋下面,明显清瘦的脸上,没有一丝表情,就这样直直的看着来人。

邬珍珠慌乱的别开视线,心跳渐渐加快。不知为什么,只要看到他,自己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,即便知道他是个浪荡子,依然不排斥他。

奇怪了,自己怎么会这样?

双方僵持了半晌,她突然自嘲的笑笑,“打搅了,晚安。”

“不要走。”

低哑好听的声音拂进心田,邬珍珠动作顿了一下,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叶枫,她有什么理由留下来?

叶枫坐直了身子,目光深深的盯着她,“好几顿没吃了,给我泡碗面再走,行不?”

这个要求不算过分。

邬珍珠抿了抿唇,走进来帮他泡面,全程闷着一张脸。叶枫几次想找她搭讪,可见她表情不悦,溜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。

“泡好了,你吃吧,我走了。”邬珍珠把面塞他手里,转身。

“我还没吃药。听说饭后半个小时才能吃药,药挺苦的,我……”他语无伦次,编不下去了。

邬珍珠心口被什么牵了一下,可面上仍冷冷的,“你有那么多好妹妹,总有一个可以服侍你,联系她们吧,我走了。”

“我不想要她们,只想要你。松子,感受到你的纯洁和美好后,我就不想回到那肮脏的世界,到我身边来……”

“太抬举我了,愧不敢当,再见。”

“嗷!”男人卖惨的嚎了一声,满屋的泡面味突然浓郁。

邬珍珠一震,转脸看到那碗泡面翻了,汤汁全洒在了叶枫的身上腿上,九十度的水,很烫。

“你……”他是不是傻啊,为了留住她,不惜伤害到自己?

萧圣夫妇开车回了铭心别墅。

车子还没停稳,夏管家就笑容可掬的迎了上来,“欢迎少夫人回家,房间已经给您收拾好了。”

“谢谢夏叔,喊我小念就行。”言小念从车里出来,一点架子都不摆。

“这……少爷行不行呢?”夏管家也觉得喊小念亲切,但在少爷面前不敢。

“她说了算。”萧圣简单抛下一句话,很酷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夏管家开心的搓着手,把小念在山上采的一束花接过来,准备插瓶子里。

正说着,突然有高跟鞋的声音响起,一道人影闪过来,像猛虎一般直直的扑向萧圣,浓烈的香水味冲进鼻腔。

言小念脸色一变,急忙张开手臂把萧圣护住。

萧圣也不是盖的,搂紧妻子的腰往旁边一旋身子,帅气十足的躲过了不明物体的攻击。

噗通!言雨柔扑了个空,一下子趴到了宾利车的车头上,撞得胸口的硅胶差点又爆掉,她强挤出一个笑脸,看向萧圣发嗲,“圣,你回来了?夫人让我今晚伺候你,把身子给你……跟我回房,好吗?”

萧圣抿唇没出声,只垂眸看着言小念,深邃的俊脸陷在阴影里,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言小念冷眼相对,言雨柔没当她是妹妹,她也不会把言雨柔当姐,从会说话开始,言雨柔就不准她叫姐姐,毕竟她是小三生的,出身太不光彩……

夏管家看了觉得糟心,对主人稍一低头,匆匆走向欧烈的房间,准备把法律博士搬出来对付言雨柔。

“圣,你怎么不理我啊?”言雨柔眼里泛起泪花,看起来很柔弱的样子,“难道你忘了我们之前的情分了吗?”

“言雨柔,你不要再道德绑架了!”言小念忍无可忍,“就因为你曾经帮过他,就挟持他一辈子?你从他这里得到的恩惠还少吗?萧圣已经是我的丈夫了,请你以后离他远点!”

“小念,你……”言雨柔眨巴着泪眼,委屈得喘不过气来,“他本来是你的姐夫啊,你怎么像你母亲一样,喜欢抢人偷汉啊!”

“对,我抢了。古人云:黄狸黑狸,得鼠者雄!只怪你没本事。”铿锵有力的甩下一句话,言小念拉着萧圣就走。

言雨柔被抛下了,气得嘴巴都歪了,一张锥子脸在黑暗中扭曲变形,“言小念,你得意不了多久了!”

她可以不要萧圣,但也绝不让言小念得到,宁愿便宜别的女人!

萧圣扶着言小念的腰上了楼梯,唇角的笑意渐浓,“不错哈,文言文都飙出来了,感觉挺有文化的样子。”

言小念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就会这一句。”

“那简单翻译一下。”

“黄狸猫黑狸猫,抓到老鼠的是雄猫。”

噗!

媳妇儿太好玩了,她小时候一定更可爱吧?萧圣低头在她头顶宠溺的亲了一下,“是这个意思吗?重新翻译。”

“黄狸猫黑狸猫,抓到老鼠的是英雄。”

“萧圣!”言雨柔不识趣的追了上来,眼泪咕噜咕噜的往下淌,“你打算怎么安置我啊?你这样对我不闻不问,我心里好难受。”

“你不是和我母亲谈过了吗?”萧圣清冷的睨向言雨柔,眼里的厌恶清晰可见。

一般人受不了这种眼神,但言雨柔向来心里没数,“我觉得吧,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恩怨。和萧夫人没有关系,所以我还想和你谈谈。”

怕他不答应,言雨柔又一脸委屈的补充道,“这个要求不过分吧?”

“不过分。”萧圣点点头,面无表情的说,“但我不会答应。如果你实在想谈,可以和我的生活助理欧烈先生谈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